客服热线: 400-998-0951 关注我们
【行业动态】监测互联网金融,管理部门的两种思路(二)
发布时间:2017-06-09 14:39

 

技术派”:“可以核验”是最大优势

 

国家互金专委会的发布会在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举行。

 

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由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于2016年发起成立。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全称是“国家计算机网络应急技术处理协调中心”,成立于2002年。它是中国网络安全应急体系的核心协调机构,由工信部领导。它于2016年年初受国家委托建设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为国家监管部门提供全面的技术和数据支撑。2016年8月,为更好地支持技术平台建设,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牵头成立了国家互金专委会,集合了政府、院校以及知名企业等一批专家,为技术平台提供咨询和支持。

 

国家互金专委会相关负责人认为,这个平台最大的突破在于——数据可以核验,也就是说,可以检验真假。

 

在实践中,数据的真假个很大的问题。P2P投资人章雨(化名)曾告诉网易科技,他于2013年到2014年间在一家做数据监测的网站工作过,他发现早期网贷平台的数据是比较真实的,网贷数据监测平台出现之后,网贷平台会根据这些平台的监测维度修改数据,以掩盖自己的问题。

 

国家互金专委会核验方法运用了“互联网思维”,就是让所有投资人共同监督平台数据的真实性。具体操作方法是:面向用户发布APP“理财安全助手”,用户可以在这个手机APP上查验自己在某一互金平台的投资数据与自己所掌握的数据是否相符,如有不符,可以向国家互金专委会举报。

 

与此相对应,这个平台的数据统计与互金协会数据有一个逻辑上的根本区别:互金协会平台上的数据,是各个互金平台根据要求的数据维度进行报送;国家互金专委会平台上的数据,是各个互金平台将自己的原始运营数据接入,然后由国家互金专委会的平台自动计算得出。

 

这样看来,数据维度虽然不多,但是这套逻辑如果能真正落地,对互联网金融平台的数据质量是个严格的考验,在互联网金融企业数据的监测方面是个很大的突破。

 

除数据可以核验之外,这个平台的另外一个特点是,会纳入更多的“泛金融”的数据。

 

“现在各个行业有一种‘泛金融化’的趋势,比如摩拜单车也可以做金融。”国家互金专委会负责人举例说,“我们这个平台也要对这样一些企业进行监测。”

 

不过在初期,这个项目需要聚焦,并且逐步将监测范围推开。目前,已经将自己平台的数据与国家互金专委会完全对接的有两家平台:真融宝和洋钱罐。国家互金专委会负责人告诉网易科技,这个项目的初期,仅计划接入100多家互联网金融平台,因为接入需要一定的技术基础,有些平台仅仅是买了个互联网金融网站的统一模板就开始经营,不具备接入的技术基础。

 

与外界认为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害怕接入不同,洋钱罐首席技术官耿博向媒体表示:“我们渴望和应急中心合作。”真融宝董事长吴雅楠则表示:“我们信息披露监管要跟上科技金融发展,监管角度最主要是实现实时监管。我们希望拥抱数据监管。”不过,毋庸置疑的是,试点企业的合作,将在初期对平台起到“背书”作用,这对互联网金融平台获得更多的用户大有帮助,尤其是在互联网金融获客成本大幅提升的今天。

 

现阶段,国家互金专委会主要聚焦于“互联网支付、网络借贷、股权众筹”这三种对公众影响最大的业态。这三个业态当中,目前还正常经营、并且公布数据的企业有2000多家。在实际摸底中,国家互金专委会发现互联网金融有20多种业态,3万多家企业。这些都将纳入国家互金专委会的监测范围。

 

“对企业而言,我们希望尽快加入阳光计划,提升自我透明度,自觉接受社会监督。对投资者而言,我们希望多使用理财安全助手APP,了解平台风险,保护自我权益”国家互金专委会负责人建议。

 

互金协会与国家互金专委会信息报送对比

 

 

中国金融业统计体系重构快速推进

 

在对互联网金融数据进行统计监测之外,中国金融业统计体系的重构正在快速推进。

 

在全球范围内,重构金融业统计体系的动力来自于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金融统计是防范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的重要基础性工具。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国际上形成普遍共识的是,统计信息缺失是未能及时识别防范此次危机的一个重要原因。因此,在危机过后,主要发达国家和经济体纷纷改进金融统计框架、拓展金融统计覆盖范围。

 

在中国,2012年这个问题就已经被提出。2012年,现任央行参事、时任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就曾在两会期间提出“建立统一全面共享的金融业综合统计体系”的建议。当时,中国金融统计体系已经呈现出统计监测范围不全、缺乏统一的分类、标准和定义、系统性金融风险监测手段不足、立法滞后、信息共享基础薄弱等问题。

 

外界能够感受到的金融业综合统计体系的快速推进,是从2016年开始的。

 

2015年11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关于“十三五”规划建议的说明》中,将完善金融监管框架列入重点说明的几个问题之一,他分析了金融危机后主要经济体对金融监管体制进行改革的主要做法,并且将“统筹负责金融业综合统计,通过金融业全覆盖的数据收集,加强和改善金融宏观调控,维护金融稳定”列入其中。

 

2016年3月,央行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宣布,决定在天津、广东、浙江、安徽四省市开展金融业综合统计试点工作。

 

2016年9月,央行召开金融业综合统计试点工作座谈会,央行副行长陈雨露出席,并且要求加快推进金融业综合统计体系建设。

 

2017年1月,新任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在中国金融业权威期刊《中国金融》杂志上撰文《完善金融业综合统计体系》,其中将“建立完善与现代中央银行相适应的统计信息披露机制,为社会提供更优质的金融统计信息服务”列为2017年金融统计重点。